香港混元太極武術會總會

武林巨擘馮志強先生

馮志強老師是當代中國著名武術家、陳式太極拳第十八代宗師和心意混元太極拳創始人。現為中國武術協會會員、北京市武術協會副主席、北京市陳式太極拳研究會會長和北京市志強武術館館長,並兼任國內外眾多武術團體的名譽會長、顧問及總教練。

出身世家自幼習武紮根基

馮志強老師出生于1928年。祖籍河北省束鹿縣。當時的馮家在束鹿是有名的世家,他的曾祖父馮老梅是清末武舉,舞大刀、開硬弓,能騎善射,臂力過人,武藝超群。父輩雖不練拳,但鄉舅王雲開擅長少林武功。受地域文化和祖上遺風的影響,馮志強自幼就對武功產生了異乎尋常的濃厚興趣,常跟在曾祖父後面伸胳臂翹腿,有時偎在鄉舅身旁,聽武林故事和俠義傳奇。8歲那年,曾祖父去世。家道雖日愈衰敗,但他的習武之心卻日益強烈。過完8歲生日,他提出了學武的要求。鄉舅就讓他跟自己的兒子一起學練少林童子功、樁功、達摩易筋經和拳術,他的武術生涯就這樣開始了,鄉舅成了他的武術啟蒙老師。

少年馮志強天生就是習武的材料,資質俱佳,悟性極高,曾祖父雖然沒有給他留下家傳武學,卻遺傳給了他習武天分和天生神力。四年下來,築基已成,進步神速,臂力過人,小小年紀就能抱起400來斤重的方石,“搬石亮底”圍著院子走一圈。這在武術中叫“力殺四門”,就連他鄉舅業務不由 稱奇。

志強性格頑皮,爭強好勝,天不怕地不怕,更有俠義心腸,好打抱不平,扶助弱小,教訓惡少總少不了他。因他長得虎頭大眼,得了個“大眼虎”綽號,遠近聞名。小夥伴們視他為“孩兒王”,惡少小混混視他為“剋星”。因此,常有人上門告狀。家堣H恐他惹禍生事,便在他12歲那年把他送到北平(北京)親戚家,找了一家電器修理鋪當學徒,想用一門手藝來拴住他,卻不知反而引他走上了武術成功之路。

苦練通臂武功小成初試手

當時的北京,各派彙聚,名家雲集,已成為中國北方武術中心。一天晚上,馮志強正在院子婼m功,突然從隔壁街坊院媔ヮ蚍翿x的劈劈啪啪的響聲——有人也在練拳,他便情不自禁攀牆觀看,這一看大喜過望。原來這街坊正在練通臂拳,使起拳來虎虎有聲,很有功夫。自己正愁沒有師傅指點,原來師傅就在身邊!他便不顧一切躍牆而過,上前就要行弟子禮。那人吃了一驚,問清原委,再看這少年長得膀闊腰圓,濃眉虎眼,氣宇不凡,根骨頗佳,正是練武好材料,便笑著收他為徒。這位街坊不是別人,正是京城兩位通臂名家之一、來自河北滄州的韓曉峰老師。韓老擅長通臂、點穴和輕功。就這樣,韓老師成了他第二個武術師傅。在韓老師悉心指導下,少年馮志強苦練通臂拳、朱砂掌和踢樁打袋,同時兼練少年樁、功、拳。四年下來,他的拳腳功夫大進,外功已俱相當火候,勁力奇大,勝七、八個壯漢不在話下。城牆磚,他能一掌劈五塊,做院戶臺階的泰山石,也能一掌開,通臂門中已稱得上是後起之秀。

一次,馮志強與幾位同伴路過一煤鋪,一頭大青騾正在門口吃料,當人們從它身邊走過時,騾子受驚踢傷了一位同伴,馮志強甩手給了騾子一掌,這一掌有劈石透骨之力,騾子怎經受得住,一聲嘶鳴,一條腿竟瘸了。

年近20歲的馮志強,在當時北京武術界已很有名氣,每與同道切磋較技,常常勝場,積累了豐富的實戰經驗。

心意指路頓悟國術之真諦

在當年北京武術界有兩位名人,皆是內家拳傑出代表。一位是來自山西,身懷道、武、醫三絕的心意拳名家胡耀貞老師,人稱“單指震乾坤”;另一位是來自河南陳家溝的陳式太極拳第十七代宗師陳發科老師,人稱“太極一人”。關於兩位高人的傳奇逸事一直是武林人士津津樂道的話題。視能入兩位高人門下為一生之幸事。馮志強對此常有所聞,遂生拜會之意,但 于舊時武林門規,再加上無人引見,只得將仰慕之情深藏心底。一次,無意中得知一師兄弟與胡老師是同鄉,便拜託他設法引見。

初見胡老師,但見這位高人滿臉祥和之氣,一雙手比女人的手還細嫩,與想像中的高人模樣相去甚遠,敬仰之中平添了幾分疑意。胡老師聽他講了習武經歷,笑著說:“你是塊練武好材料,但要有所成就,只是這個練法不行!” 馮志強聽了疑惑不解:“我幼習少林,苦練通臂,搬石亮底,劈磚開石,怎麼能說這麼練不行呢?”胡老師正色道:“中國武學博大精深,非蠻力耳。你那練法是對自己身體的摧殘,是對父母賜予的血肉之軀的摧殘。”“摧殘?” 馮志強從未聽過這一詞,他只聽說過“不下苦功,不出真功”。胡老師知他一時難以領會,便讓他打自己。馮志強連說學生不敢。胡老師說:“讓你打你就打,打哪兒,隨便。” 馮志強試著用三分勁打了兩拳,胡老師摧他使出全力打,馮志強想著可是你讓我打的,別說我不尊重長輩。第三拳使出全身勁力,一個沖天炮直奔胡老師打去,真是疾如流星,勢沉力猛,可一拳著身如擊敗絮,驚詫之際突覺一股大力將自己向後彈去,撞到三米外的牆上,眼冒金星,腦子堣@片空白,驚出一身冷汗。等回過神來,看自己毫髮無損,看高人絲絲未動,潛意識媟P到剛才似打到一堵氣牆上被反彈出去的,並未見高人動手,心中駭然又迷茫。正思索間,只聽胡老師說:“該輪到我打你了。” 馮志強想剛才我有功無備,看不清你如何打我的,現在我有備而守,看你怎麼打我。即打起全副精神,紮好自幼練了十幾年的樁功,真是四平八穩,固若磐石。但見胡老師走到跟前伸出一指,馮志強不敢大意,運起全身勁力準備與之抗衡,卻什麼感覺也沒有,正感奇怪,突然,一股渾厚無比的勁力從胡老師指尖發出,只感到全身一震,如觸電一般,便騰空向後彈起,又撞到了那堵牆上。馮志強感到不可思議,脫口而出:“這是什麼功夫?”胡老師笑著說:“這是內家氣功,叫氣聚一粒,力發一點。”忽然,在馮志強腦海堸{出五個字:“單指震乾坤”,他覺得自己眼界大開,夢寐以求的武術真功就在眼前,朝思暮想的武林高人就在身邊,即跪倒在老師面前。

自此以後,馮志強就在他的第三個武術老師胡耀貞先生指導下,潛心煉內家氣功和六合心意拳,從采氣、養氣到練意、練氣,從三體式到丹田功,從四梢五行到心意六合,從四把到十二行、二十四手,參內家三味,悟武術真諦。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加上扎實的武術根底和過人的聰明才智,馮志強的功夫開始突飛猛進,性情也變得沉穩了許多,很快變成了心意門的高手。

足落太極融會貫通集大成

兩年來,在胡耀貞老師的親授真傳下,馮志強的心意內功已有相當火候,不僅通周天、開三丹,達到練氣化神階段,而且開天門、閉地戶,一粒混元隨氣流轉,五弓齊備身具彈簧力,舉重若輕,前後判若兩人。與人較技,一招立判。正當他慶倖自己得遇高人練真功的時候,胡老師卻在為他的將來著想了。

胡老師是一位得道高人,他發現自己的愛徒不僅是一位武術奇才,也是一位能開宗立派的集大成者。中國武術博大精深,各派拳術只是滄海一粟,門戶之見和宗派束縛,即不利於中國武術的發揚光大,也不利於人才培養成長。一位高明的武術家,不應局限於一門一派,而應博採眾長,融會貫通,才能達到武學高深境界。經過多年觀察,胡耀貞先生認為,陳式太極拳是一種集太極陰陽哲理、氣功吐納導引與傳統武術精華于一體的優秀拳術(其他各式太極拳是在陳式太極拳基礎上深化衍生的),與心意拳同屬內家拳,且理法同源。便決定把馮志強推薦給自己的知交好友、陳式太極拳的傑出代表陳發科先生為徒。馮志強聽了即高興又不解,高興的是自己能同為兩大並世高人為徒,不解的是胡老師此舉有 武林常規,原因何在?胡耀貞先生看出他的心思,說:“太極、心意是一家,你可以師從陳發科先生學陳式太極,我繼續教你心意內功,這叫‘雙學’,對你很有幫助,你要好好珍惜,前途無量。”又說:“武術是中國傳統文化遺產,不是哪一家的私產,只有摒棄門戶之見,博採眾長,才能真正發揚光大中國武術。”胡耀貞先生這一思想,對馮志強一生產生了深遠影響,並在其武術生涯中得到了充分體現和繼承發揚。

陳發科先生對老友胡耀貞先生舉薦自己愛徒的境界深表欽佩,知此事非比尋常,就鄭重而又高興地收下了這個徒弟。這樣,陳發科先生成了馮志強第四位武術師傅,誰會想到,幾十年後,真正繼承陳發科衣缽、將陳式太極拳發揚光大並推向世界的,正是這位外姓傳人。

自從跟兩位高手“雙學”後,馮志強練功練拳更刻苦了。正好在電器修理鋪也出師了,開始自謀職業。於是他安排好生活,從每天早上四點開始,一直練拳練功到中午十一點,共七個小時。從心意到太極,從六合到纏絲,從內功到外功,從定樁到活樁,從單練到對練,從拳架到推手。心意太極一起修,靜動內外同時練,雙學雙修雙進。

從1950年到1957年的八年間,陳發科先生給他改了8遍拳,而他則從中掌握了太極拳的內涵精髓和真傳練法。同時,將陳發科先生的口授秘傳和自己的理解再求教于胡耀貞先生,從拳理、易理、醫理和技擊原理等高度,詳加參悟,然後將兩位老師的見解和自己的體會結合起來,融會貫通。

1953年,北京成立了首都武術研究社,陳、胡兩位高人任正副社長。這個社團集研究與習武於一身,武術愛好者在這堨i以得到名家名師的指點。馮志強的師兄弟們有的隔幾天去一次,而他幾乎是每天必到。一到研究社,總是先為陳、胡兩師多幹些活計,待到老師一有空閒,或趁老師高興之際,便馬上請師傅指點,從不放棄求教機會。那時,馮志強受師命當了陳發科先生之子陳照奎的陪學督練,因此每晚必去,親聆教誨的機會就更多了。

陳發科先生無論是與外人切磋交流,還是與徒弟試手過招,從來都是有分寸和嚴肅的。師兄弟們即想學又怕打,因此把精力主要放在拳架學練上。而馮志強卻視此為學習真功夫的好機會,雖也感到受不了,但每次都不會放棄。久而久之,似乎成了一種約定,只要試手,師兄弟們就把這種“美差”讓給他去“享受”。隨著陳老師年事漸高,有客來訪,一般都由馮志強代師接待。由於時間機會多,他的功夫自然進步很快,名氣也漸漸傳播開類,被公認為陳發科先生的高徒。“我有一個師兄,叫馮志強。人絕頂聰明,我們師兄弟中數他工夫最好。”這是陳照奎先生當年寫給上海萬文德先生一封信中的話。

三十歲的馮志強集心意太極於一身,融內外兩功於一體武功漸漸臻化境,在當時北京武術界已很有名氣。

砥柱中流情系師門眾兄弟

1957年,陳發科先生過世。一個嚴峻的問題擺在了陳式太極拳第十八代傳人們面前:今後由誰來擔當弘揚師門、發展太極的重擔。此時的馮志強在北京電機廠工作,正值大躍進年代,工作異常繁忙勞累,既不對外教拳,也很少?頭露面。但他仍心系師門師兄弟,一旦師門有事便挺身而出,他與在外設場教拳的師兄弟們約法三章:一不生事,二不交手,若有人“踢場子”,由他出面對付。

一天,一位名師後代找上了陳式太極拳的場子,提出要“以武會友”,並說太極拳中看不中用,幫助消化還可以。按照事前約定,這位師兄弟和對方約好了比武日期,並通知了馮志強。到了那天,這位武師帶著幾位同伴來了,見了那位師兄弟就要動手,馮志強走近到:“不用我師兄動手,我來請教請教。”那人擺好架子,圍著他轉了幾圈即進招,誰知一出手,渾身一震便飛了出去,重重地摔倒在地,連氣也背了過去。馮志強趕緊拽住他推宮回血,那人醒了見馮志強還拽著他,忙縮身躲開,丟下“三天后再比”這句話便急急地走了。

有一次,從關外來了一位武術好手,指名要與馮志強比武,馮志強欣然赴約。經過比試,那人對馮志強的功夫佩服的很,伸出大拇指連連稱讚,馮志強只是一笑了之。

一次,一位練氣功很有功底者,提出要與馮志強辟穀比內功。兩人閉門打坐,不吃食物,只喝一點水。三天后,馮志強照樣揮動三十八斤重的鐵杆,而那氣功師連走路的力氣也沒有了。

在眾師兄弟中,馮志強與陳照奎兩人感情最好。兩兄弟雙進雙出。陳發科先生過世前曾囑咐他照顧好陳照奎,馮志強謹記師傅遺命,常陪陳照奎習拳練武,人前背後處處關心維護他,陳照奎也非常敬重這位師兄,每次赴外地教拳前,總要與馮志強商量準備一番,回來後,顧不上休息也要與師兄聚一聚,交流通報外出情況。對於陳照奎的英年早逝,馮志強深感難過,常說沒有照顧好他,,每提及此事,心頭總會難以平靜。

1981年,當馮志強提早退休的消息傳開後,師兄弟們看到了陳式太極拳中興的希望,紛紛上門聯絡,武林同道包括有關部門也來聯繫。馮志強從人員組織、輔導場所、宣傳報導到教學訓練,開始了恢復修煉陳式太極拳的一系列工作。1983年,北京正式成立了陳式太極拳研究會,馮志強老師被一致推選為會長,成了眾望所歸的當家人。從此,陳式太極拳從北京到全國,進而走出了國門,走向了世界,開始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歷史時期。

三下溫縣陳式太極返陳溝

河南溫縣陳家溝是陳式太極拳的發源地,代有好手,人才輩出。傳到第十七世,因陳發科先生功夫最好而成為當然代表。自從陳發科先生離開陳家溝到北京傳授陳式太極拳,就一直生活在北京,北京就成了陳式太極拳的中心。

“文革”結束,大地回春,萬木復蘇。中華武術同其他優秀傳統文化一樣,也漸漸恢復了生機,全國開始了大規模的武術挖掘整理工作。但作為陳式太極拳發源地的陳家溝,卻面臨困難,因為在十年“文革”當中,陳家溝的太極拳受到了嚴重影響。

一封來自陳家溝大隊黨支部的信,寄到了北京馮志強老師的手中。黨支部書記在信中誠邀馮志強老師赴陳家溝教拳,言辭懇切,字字感人。馮老師感到這封信的分量很重,意義深遠,也感到陳家溝人對自己的信賴,不由想起當年陳發科先生對自己的培養和囑託,想起胡耀貞先生對自己的教誨和推薦,想起自己立下的弘揚武術、光大師門的誓言,便欣然接受了邀請,赴陳家溝將陳發科先生親授的陳式太極拳毫無保留地返傳給陳家第十九代弟子。馮師前後三次赴溫縣下陳溝,陳家弟子也多次到北京跟馮老師繼續學習深造。當今陳家溝的陳式太極蓬勃發展,馮志強老師功不可沒。這一段歷史將永載陳式太極拳發展史冊。

回憶當年陳家溝教拳之情景,面對今日陳式太極拳之現狀,展望中國太極拳發展之前景,馮志強老師再一次領悟了胡耀貞先生當年一番話的深遠意義:“中國武術不是哪一家、哪一派的,而是中華民族的,是全人類的。”

天生神力力托千斤露神功

60年代,馮師在北京電機廠工作年間,一天,過梁吊車吊著一台千斤重的電機在運行,突然,吊著電機的鋼絲繩松脫,電機遂向下墜落,說時遲,那時快,正在一旁工作的馮師傅,在工人們的一片驚叫聲中,一個箭步搶到吊鉤前,伸出雙臂一下抱住了即將砸地的電機,順勢放妥。電機保住了,工人們驚呆了。等大家清醒過來,才明白剛才一幕的驚險:那電機重量達千斤,平時七、八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也要費好大的勁才能抬動它,何況還有墜落的速度,便紛紛圍上來詢問:“你知不知道這電機的重量?為什麼不閃開反而去接它?你想過後果嗎?”馮師說:“我當時什麼也沒想,只是心中一動,不知怎麼就到了電機下,也不知怎麼就伸手了。只感到丹田內‘轟’地一聲,一股熱氣流從後腰處向上直竄,就將電機抱住了。”平時廠子堛漱u人,只是耳。聞馮師傅練拳,從未見過他的功夫,這一次親眼目睹了他的神功,總算開了眼界,若非親眼所見,說什麼也不會相信。此事傳開後,大家都知道電機廠出了高人。不少青年人在好奇心的趨勢下想見識見識,多少次想激他露一手,可他知道這些年輕人的心氣兒,身子又嫩,因而不管怎樣‘欺負’他,他總是笑笑,不和大家叫真兒。

一天,馮師在車間媄蛣蛪F活兒,一位當過兵練過擒拿格鬥的大高個青年,一直想親眼見識馮老師的功夫,見這是一次機會,便偷偷走近馮老師身後,想突然襲擊把他推倒。誰知剛挨著馮老師脊背,就被淩空拋起重重地摔到了地上。這一摔,摔得他心服口服。

有一位練武的人,一直不相信太極拳能打人。一次提出要與馮老師試試手,馮老師同意了。他就出招向馮老師擊去,但只感到馮老師一抖,便被彈飛出去了。而後馮老師讓他按住自己用力推,只見馮老師的丹田哼哈一轉,便使他整個人旋轉著飛了出去,跌在地上,久久說不出話來。

那時,電機廠埵陪蚨L跤隊,隊堨L12名生龍活虎的小夥子。一天,馮老師路過摔跤隊訓練場,被小夥子們看見,便一窩蜂圍上來要與馮老師較較力。馮老師推辭不了便笑著說:“你們12個人排成一字長龍,用勁來推我吧。”跤手們想“我們每個人都有幾百斤力氣,合在一起少說也有二、三千斤力,怎會推不動你。”於是,12名摔跤手擺好步,一個接一個。像火車車廂一樣,最前面的人用兩手推住馮老師的腹部,然後“一、二、三”喊著口令,一起使出全力向前推去,而馮老師卻像泰山一樣巋然不動。忽見馮老師丹田一轉,12名摔跤手紛紛摔倒在地,這一下,摔跤隊的小夥子們從心底堥堛A馮老師的太極神功。

說來也巧,1987年在深圳舉辦的國際武術培訓班上,一名外籍學生想試試馮老師的功力,便約了7個同學也排成一字長龍來推馮老師,結果同上。對馮老師的功夫無不交口稱讚。

見義勇為怒懲歹徒救少女

50年代的一天,馮老師下班回家,途經一條胡同時,忽聽前面傳來女人的哭叫聲,他緊走幾步一看,有三個歹徒正在搶一個姑娘的自行車。歹徒見有人來,一齊亮出刀子威脅道:“你少關閒事!”面對歹徒行兇,馮老師怒從心起,毫無懼色,說聲:“讓我遇見了就得管!”話音未落便一拳打倒了前面的歹徒,第二個傢伙見狀兇狠的將刀向馮老師刺來,馮老師讓過刀尖,一拳擊中歹徒的手腕,之聽“噹啷”一聲,尖刀被打落在地,那歹徒痛得捂住手腕縮身蹲在了地上。第三個歹徒從馮老師身後沖上來,馮老師順勢一個“煞腰壓肘”將歹頭從身後向前掀翻在地,三個壞蛋又疼又怕,爬起來撒腿就跑。最後,馮老師一直將姑娘送到家門口,等姑娘家人出來道謝時,他早已消失在夜色中。
為國爭光真太極令人欽佩

1981年9月的一天,北京體院的一位朋友神情嚴肅地來到馮老師家,向他講了這樣一件事:從大洋彼岸來了一位高手,此人學過中外多種拳術。此次從東南亞轉來中國,所到之處竟發現無理想之高手,最後來到中國尋訪武林各派同道。體院出面先後組織了好幾撥武術人士,他仍未感到滿足,最後還是他提出要會會你,故來請你出山。馮老師聽了沒有馬上表態,他在想:一來自己剛退休,身體處於恢復階段;二來年歲已大,早無爭強好勝之心;三來與外國人交手,有個國際問題,贏了一為國爭光,又不能傷了對方。但看到來人殷切的目光,馮師最後決定去。他隨朋友來到體院,馮老師先請洋武師練幾招看看,洋武師練完後問:“怎麼樣?” 馮老師答:“你上身很有力,但下肢發飄,沒有根。”洋武師聽了自然不服氣,便“謙虛”地請馮老師說說手法。馮老師說:“好吧,你來勁,我接勁。”說時遲,那時快,馮老師沉肩墜肘,雙手自下而上一引,同時右腿自然伸進對方檔間,此招在太極稱作:“上驚下取”“引進落空”。那洋武師突然感到前傾撲空,所發之勁消失的無影無蹤,心知不好,已覺一股渾厚無比的內力從馮老師手指湧出,似觸到自己胸口上,身不由己地騰空而起直向後彈去,撞到了後面的牆上。此招在太極稱作“力發一點”“四兩撥千斤”。洋武師如在夢中,不知自己是如何被打倒的,身上又沒有受力打擊的感覺。提出再試一試。再次交手,如出一轍。洋武師望著比自己年長近三十歲、矮一個半頭、神態平和而又氣度不凡的中國老人,不禁伸出兩個大拇指說:“馮老師的勁不得了,你是中國的這個加這個。” 馮老師伸出自己的小拇指說:“我是中國的這個,比我功夫高的還大有人在。”“中國還有許多高人?他們在哪里?”洋武師問。馮老師說:“他們住在各地,有的住在高山上,有的住在森林堙A不隨便接待人。”從此後,這位洋武師開始學習太極拳,並在歐美傳教甚廣,還常飄洋過海到北京看望馮老師。

各家匯演真太極技驚申城

1982蔫月,“全國太極名家匯演”在東方大城市上海舉行。當時的上海武術界就像七月的夏日一樣,掀起了一股“太極熱”。而馮志強老師則是這股熱潮中最熱的熱點之一,原因有二:一是人們要看看這位挫敗洋武師名揚海內外,當今陳式太極最高代表之風采;二是此次名家匯演,馮老師是隻身前來單刀赴會,配手由大會指派,可親眼目睹馮老師的真推手、真功夫。

第一位配手是練太極拳的,雙手一搭手,只見馮老師一抖,對方突然騰空而起,平平地劃著弧線飛了出去,撞向了主席臺,撞翻了臺上的杯子。觀眾們對馮老師精妙的推手抱以熱烈的掌聲。
第二位是練外家拳硬氣功的武術好手,在上海很有名氣,出手從不饒人。交手是在室外體育場地。一搭手,那配手果然毫不客氣,被馮老師一招打得整個人翻轉摔倒在地上;再戰,擦著地飛出去好幾米遠;三戰,又橫著飛了出去。與會者及觀眾們大開眼界,對馮老師的功夫非常欽佩,那配手更是心服口服,說出了大家的心婺隉G“馮老師的功夫是真功夫,馮老師的太極是真太極。”從此以後與馮老師建立了師生情。

一時間,“馮志強,真太極”成了上海武術界最熱門的話題。在上海廣大太極拳愛好者的熱切要求下,匯演結束後,馮老師留在上海傳授太極技藝,歷時三個半月,報名人數創下了一次開班之最,各式太極拳及其它拳種愛好者也都有人參加。

馮老師在上海教學期間,幾乎三天兩頭有人通過各種管道、以各種名義請他赴宴試手,馮老師皆很有分寸地點到為止。上海武術家們馮老師的高尚武德和精湛武功深表欽佩。雙方建立了友誼。

走向世界弘揚文化傳太極

如果說陳發科先生是將陳式太極拳從民間家傳帶到北京公開傳授的第一人,其子陳照奎老師是將陳式太極拳推廣到國內大中城市的第一人,那麼,將陳式太極拳推出國門,走向世界,做出最大貢獻的,則非馮老師莫屬。

自1984年馮老師首次公派出訪日本講學,陳式太極拳及馮志強太極功夫開始正式走向世界。十幾年來,他先後出訪日本、墨西哥、美國、新加坡、丹麥、荷蘭、法國、香港等國家和地區傳播中華武術,弘揚中國文化。每年還要接待眾多來自世界各地的求學深造者和交流切磋者。學生遍及五大洲三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為中華民族和中國武術爭得了榮譽,為太極拳的發展和走向世界做出了貢獻。

其中馮老師出訪最多的國家是日本。自1984年至今,幾乎每年都應邀前往教拳。參加學習者,大都是訓練有素的太極拳教練和柔道、空手道、合氣道等各派高手,每次赴日都少不了與日本各派武術人士交手切磋。對日本同行的比武要求,馮老師從不拒絕,盡可能地給予滿足,並恰到好處地展現中國太極的奧妙技藝。日本相撲高手也對馮老師的精妙纏絲勁讚歎不已。連韓國一氣功協會負責人也專程趕到日本,對馮老師的太極混元內功深表欽佩。國外武術界將陳發科先生譽為“拳聖”,將胡耀貞先生為“拳神”,作為兩位宗師的嫡傳弟子馮老師的名字和太極功夫在日本如上中天,享有很高的聲譽。日本武術界稱其為“中國太極最高功夫之代表”,“馮老師工夫如同大海”,“太極拳和混元內功——馮志強的世界”。日本有18個武術團體合併成立了“日本馮志強太極拳研究會”,馮老師的著作被譯成 日文出版。不少柔道、空手道、合手道和劍道人士紛紛表示要將祖國太極文化融於各道之中,使之成為太極柔道、太極空手道、太極合手道和太極劍道等新的流派。

1986年受中聯部委派,馮老師隨由北京武術隊組成的中國藝術代表團赴墨西哥和美國訪問表演,並參加全美武術比賽大會。馮老師每到一處都成了熱門人物,拜訪者、求教者、試手者絡繹不絕,華人、洋人和黑人,馮老師皆欣然接受。馮老師的武德武功讓海外武術人士大開眼界,為祖國贏得了榮譽,為藝術團爭了光,為中華武術正了名,糾正了少數人“中國武術是花拳繡腿”、“中國功夫已經失傳”之偏見。海外華人稱之為“國術正宗,太極代表”,一黑人拳手稱之為“功夫爸爸”。

1988年馮老師赴新加坡講學教拳,剛到下榻的新加坡國術總會,就有一位練過多種拳術搞散打和電影武術替身、在東南亞很有名氣的武術高手趕了過來,說久聞馮老師大名,要請教一二。此人曾與拳王阿堨甈y過拳技,阿堣T拳未打動他,拳王稱中國功夫不可思議。馮老師見國術總會負責人婉辭無用,不顧旅途疲勞,即答應動手交流。交手後,對方佩服至極,連說“果然名不虛傳”,當即提出機不可失,要參加太極拳、功、棒和推手所以訓練班次,並表示要天天陪著馮老師,通過四個月的學習,他的進步更大功夫更精了。

馮老師是一位武德高尚的愛國武術家,無論何時何地、一言一行均以國家、民族、師門、人格為重。他多次謝絕了出國定居和高薪私聘的邀請,他總是說:“我的根在中國。”

著書立說傳世造福做貢獻

馮老師又是一位多產的文武全才的武術家。他不僅武功精深,而且武學淵博,善集百家之長,融會貫通而又胸懷坦蕩,毫不保守,將自己的成功經驗和前輩的口授秘傳寫成文字公之於眾,傳之於世。十幾年來,先後出版、發表了《太極拳實戰技擊》、《陳式太極拳精選》、《陳式太極拳入門》、《太極混元功》、《心意混元太極拳》、《陳式心意混元太極拳》、《陳式太極拳纏絲功》、《陳式太極二十四肘》、《陳式太極擒拿術》、《陳式太極刀》、《太極捧氣功》、《太極八法基本功》、《陳式太極拳推手》等著作和教材,以及十幾部錄像和教學資料片,還經常在國內外幾家有影響的武術刊物和體育雜誌上發表文章,闡述太極內涵真諦,公開太極不傳之秘,恢復太極真傳練法,開拓太極修煉理念,在武術界引起強烈反響,深受國內外廣大武術愛好者的喜愛。有的作品還被譯成外文出版,有的被海外出版社購買了版權,有的已再版多次。

這些作品凝集了馮老師畢生心血和經驗,是對太極拳發展和中華武術走向世界的重要貢獻,馮老師常說:“讓中國的太極文化更好地造福人類,這是我的最大心願。”

與時俱進 創建混元太極中心

年過76歲的馮先生,被人稱為武術界的泰斗,人老心不老,用他自己的話說:我還要為中華武術的發展發揮餘熱。企止是發揮餘熱,十幾年來為弘揚中國傳統文化,馮先生嘔心瀝血。他先後到達過新加坡、日本、美國、韓國、西班牙,歐洲不少國家也都留下過他的足跡。所到之處,馮先生的武功、武德折服了不少外國武術者,即為中國爭得了榮譽,也使中國太極在海外紮下根。

在國內,混元太極拳也在幾十個城市中開展起來,混元太極拳的健體強身作用已被越來越多的人們認可。

在這種發展中華武術的大好形勢下,為了把混元太極拳系統的、有計劃的繼承下來,傳播開去,在馮先生的帶領下,北京混元太極武術文化發展中心應運而生,其中馮先生1986年創立的志強武館也包括在武術文化中心之內,並親自擔任混元太極中心董事長和總教練。2004年2月22日,地處北京東三環國貿商圈中心地帶的混元太極武術文化中心迎來了隆重的成立慶典大會,武館上下二層樓的260多米的練功廳內裝飾一新,風格古樸、典雅,極具東方傳統武術文化色彩,令來賓賞心悅目。北京的SBD地區商業繁華,高樓林立,在這樣一個寸土寸金之地,創辦混元太極武術文化中心,面向社會傳播太極拳,可以說是一個大膽的非凡之舉。中心成立時,馮先生興高采烈地說:“在北京地區建一個室內培訓基地一直是我的願望,現在終於實現了。現在國家提倡全民健身,我以傳播太極拳也算是為社會造福吧。”

老當易壯的馮先生,為弘揚中華民族文化,傳播混元真功,仍在不斷地耕耘著。

撰文:北京混元太極中心

 

About Us | www.hunyuantaiji.com.cn | | Contact Us | ©2013 Michael CHAN